导出 下载 收藏 扫码 引用

红藻氨酸(Kainic acid,KA)是一种有效的谷氨酸类似物,用于诱导啮齿动物的神经退行性变和颞叶癫痫(TLE)。KA 可诱发严重的、持续的癫痫发作,即惊厥性癫痫持续状态(convulsive Status epilepticus,cSE),没有药物干预的情况下通常是致命的。在过去 30 年里,使用 KA 来建立人类癫痫动物模型毫无疑问被证明是有价值的,但显著的可变性和死亡率一直使结果变得不确定。这些问题很可能是 cSE 导致的,这是一种本质上可变且无法控制的全或无反应。然而,cSE 与人类疾病的相关性尚不确定,因为大多数癫痫患者从未经历过这种情况。该研究试图构建一种简单的、基于 KA 的 TLE 动物模型,以避免 cSE 及其混淆因素。成年雄性 Sprague-Dawley 大鼠分别接受皮下注射 KA(5 mg)和劳拉西泮(0.25 mg),剂量分别约为 15.0 mg/kg 和 0.75 mg/kg。持续的视频脑电图(VEEG)被用来监测急性癫痫的发作和检测自发性癫痫发作。免疫细胞化学、Fluoro-Jade B 染色和 Timm 染色被用来描述急性和慢性神经病理学改变。急性局灶海马癫痫发作在约 30 min 后开始并在几小时后自行终止。广泛的海马神经变性在 4 d 之后发现。在所有动物中自发性的局灶海马癫痫发作平均 12 d 之后开始。典型的海马硬化和苔藓纤维出芽的形成是长期神经病理学的特征。发病率和死亡率均为 0%。我们发现在联合注射低剂量苯二氮卓类药物时,KA 全身性给药的作用可局限于海马。这意味着劳拉西泮可以阻止痉挛性癫痫发作,而没有真正阻止癫痫电活动。这个创新的、无 cSE 的动物模型,可靠地模拟了获得性颞叶内侧癫痫所定义的特征:海马硬化和在长时间无癫痫发作后自发的海马起源的癫痫发作,并不伴显著的发病率、死亡率或无反应者。

  • 上一篇

    儿童癫痫自我管理的干预措施:证据等级是什么
  • 下一篇

    癫痫合并支气管源性囊肿一例